TimShao

餐饮.电商.产品经理.

包子铺

随笔 0 评

老罗和他的包子铺,在这里已经很久了。

以前,老罗包子铺只是一个小车,车上6个蒸笼,左右两边各三层,车子的推把手挂着老罗的钱袋。

老罗的包子只要5毛钱一个,肉包,菜包一个价。

每天老罗在一片蒸汽中吆喝着,钱袋就像包子一样,从一个小小的面团发成一个大大的钱包!

现在,老罗的包子铺,是一个10平方的铺面,店铺了放着9个大蒸笼,左中右各3层,抽屉里放着老罗的

钱袋。老罗的包子还是5毛一个,肉包,菜包一个价。

在昏暗的冬日早晨,老罗包子铺已经炊烟了了,在小小的店铺前,已经排起了长队。
老罗最近更加积极了,他想多挣几个钱。
因为孩子就快高考了,孩子成绩一直很好,有希望考上北大。
到北京那么远的地方,老罗想给孩子准备些生活费和学费。

”爸,我上学去了“
”拿几个包子,路上吃“
”你的包留着你自己卖吧,我吃饱了“

小罗,老罗的儿子,今年高三了,成绩一直年级前几。
吃着包子长大的 他,个子很高,力气很大。
今天他一如既往的上学去。
罗强知道,自己好好学习,就是对父亲最大的报答。
父亲的包子铺,是他奋斗的源泉。

看着儿子一点点长大,老罗是幸福的:罗强从面团大小,长到有现在8层蒸笼那么高了,这是老罗的骄傲。
老罗记得,第500笼包子出炉的时候,罗太太怀孕了;第1000笼的时候,小罗出生了;现在是第10000笼了,小罗快上大学了。蒸笼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,唯一没变的是包子的价格和老罗每天6点开店的时间。

老罗搓着面团想着孩子上大学后的模样,忽然,眼睛一黑 ,老罗就晕倒了。

老罗迷迷糊糊中醒来。

小罗握着父亲的手:“爸,包子铺,你别再管了。”

老罗疲惫的点点头。

老罗心里明白,包子铺是他们一家的一切,没有包子铺,就没有老罗一家。

老罗默默的想,再卖500笼包子,小罗的大学学费就有着落了,可是这时他却无能为力,

老罗让儿子把写一张告示,将包子铺转出去。

小罗沉默,却答应了。

小罗回到家中,无奈的按照老罗吩咐写了告示,他看着那工整的字体,甚是苦闷:手拿着笔,写出这么好的字,却不知面团怎么搓,包子怎样蒸。

”百无一用是书生”小罗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。

十二月的早晨,依然那么昏暗,湿冷。

老罗包子铺门前陆续来了人

看不到蒸笼的炊烟了了,听不到老罗的吆喝,只看到禁闭的店铺门。

小罗一如既往的早起,拿着报纸,找工作去了。

老罗隔三差五的问小罗,包子铺顶出去了吗?

小罗说,那包子铺太旧,没什么人问。

老罗叹叹气,也不再作声。

”你好。请问是罗先生吗?我是第一实验中学的,罗强的老师。

“老师,你好。是不是罗强给你添麻烦了”

“没有。只是我想了解一下,罗强请了病假,已经一个多星期没上学了”

“阿!老师,不好意思。我马上让他上学去”

挂了电话。老罗心里一直难受。

儿子是一个自觉的孩子,怎么现在突然就逃学了呢,老罗心里盘算着。

“爸,吃早餐咯。吃完我上学去了。”

“上学?你上的什么学?”老罗皱着眉头问道

“上学读书啊!不然呢。”小罗说。

“你是不是吃包子吃撑了!居然不上课!老师都电话来了”

小罗突然一阵脸红,沉默不语。

“你这么多天,不上学,你去哪了”老罗大声问着。

小罗依然一声不吭。

“不好好读书!你去哪儿耍!!!”老罗怒吼着。

“读书,有啥用,挣不了钱,我想去挣点钱,不想你把包子铺卖了!!”小罗委屈的哭着。

老罗心里一紧,抱着小罗,轻轻拍着背,就像小罗刚出生的时候一样,

那时候,小罗就像一个面团。柔软也可爱,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男子汉了。

十二月的早晨,依然那么昏暗,多了少许阳光。

老罗和小罗,来到包子铺前,换上大大的红纸:旺铺转让。

“ 你们不卖包子了吗?卖得好好的,为什么不卖了呢 ” 前来买包的顾客不解的问。

“孩子要上大学了,我想转出去,我提前退休。“ 老罗与小罗相视而笑说着。

”真的太可惜了“顾客们不舍的感慨道。

十二月的早晨,阳光照透了整个马路,小罗一如既往的早起上学,从包子铺出来,脚底下踩到一文件袋。

小罗拆开文件袋,袋里面的钱币参差不起,大到百元,小到1元硬币,约莫有1万多元。

袋子里还有一张纸:

大伙的心意,请收下。

三月的早晨,春暖花开。

老罗的包子铺,又排起了长队,9个大蒸笼炊烟了了。

老罗的包子还是5毛一个,肉包,菜包一个价。

上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